服裝面料上的大師藝術,上海這場展覽讓你思考印花歷史

發布時間:2019-03-11    來源:中國紡織網    瀏覽量:0
  3月的藝倉美術館,有一場《時尚印跡:從畢加索到安迪·沃霍爾》的展覽。展品來自倫敦時尚和面料博物館,這也是該博物館在中國的第一次展出。

  展覽以時間為線索,講述了20世紀藝術與面料設計相結合的歷史,也是Painting on Paper(紙上繪畫)到Painting on Textile(面料上作畫)的演變過程。

  展覽從19世紀末20世紀初“高級藝術進入紡織品設計”開始。當時,隨著現代主義進程的推進,藝術界興起一陣藝術兼容于生活的討論。以英國“工藝美術之父”威廉·莫里斯為代表的許多藝術家,都在探索如何讓藝術實踐更加貼近普通大眾的生活。于是,他們將眼光投向了設計領域,尤其是批量化生產的紡織品藝術設計。

  1910年至1939年期間,隨著野獸派、未來主義和建構主義的許多藝術家的加入,藝術與社會生活漸融,紡織品也開始成為藝術家們新的表達方式之一。但受兩次世界的影響,直到20世紀40年代,藝術和紡織品設計才進入大規模結合的階段。

  得益于戰后英美社會與文化復興所帶來的活力,以及由此對新思想的開放和包容態度,20世紀40年代可能是藝術家介入紡織行業最富成效的十年。在這一時期內,超現實主義是當時最時尚、最受歡迎的藝術流派,藝術家也將這種藝術風格融入了服裝面料的設計。

  超現實主義畫家達利將自己的風格融入了領帶、絲巾、連衣裙等面料的設計中。他將自己標志性的的軟餅形鐘表圖案運用在了紅色領帶上,用不斷向畫面中心蔓延的電話符號設計了絲巾《請報號碼?》,還將“花卉芭蕾”的圖案設計在了絲網印花人造絲“粒紋皺紗”的面料上,做成了連衣裙。

  野獸派畫家亨利·馬蒂斯受1940年大溪地旅行帶來的靈感,創作了一系列以海洋生物為元素的藝術品,展覽展出了這一系列的絲網印花真絲頭巾作品《披巾1號》。

達利,絲網印花真絲頭巾《請報號碼?》,1946 年

達利,絲網印花真絲頭巾《芭蕾舞者》,1946 年

達利,絲網印花人造絲男士領帶,1940 年代后期

達利,絲網印花人造絲“粒紋皺紗”時裝面料,“花卉芭蕾”印花的連衣裙,約 1947 年

達利設計的真絲頭巾

亨利·馬蒂斯《披巾 1 號》,絲網印花真絲頭巾,1947 年

  1946年,在一個由英國政府、紡織品制造商和設計師組成的聯盟的共同努力下,英國V&A博物館舉辦了一場名為Britain Can Make It的展覽,展示了英國的工業設計產品,包括紡織品。然而,參觀博物館的人可以看卻不能購買這些有特色的設計。由于當時英國還處在戰時緊縮政策下,所以制造商瞄準了海外市場,尤其是美國。

  1950年代中期,紐約富勒紡織品公司(Fuller Fabrics Inco.)與20世紀國際著名藝術家合作了Modern Masters(當代大師)系列。該系列的圖案設計來自于藝術大師的作品,生產印制由富勒公司操辦。項目旨在大批量生產時裝面料,并以每碼1.5到2美元(1碼≈0.91米)的價格出售。藝術家在此發起了一場Art for Inches(面料上的藝術)運動,即“藝術為人民”運動,畢加索就率先參與了這場運動。

  而在這場運動之前,時年70歲的畢加索已經做過兩次絲巾設計。一次是1950年為倫敦當代藝術學院籌款所做的,公牛、太陽和植物設計圖案,當時只做了100件。還有一次是1951年為“柏林和平節”所設計的和平鴿和四個頭像圖案圍巾,這款圍巾在當時作為禮物贈送給參與和平節的學生和年輕人。由于畢加索一直拒絕與商業合作,這兩次設計都是小規模的免費設計。

為倫敦當代藝術學院設計的圍巾,畢加索,絲網印花真絲,1950 年

為“柏林和平節”設計的圍巾,畢加索,絲網印花純棉,1951 年

  在這兩次設計之后,畢加索對“在紡織品上做設計”這一新媒介創作產生了熱情。1953年,應紐約富勒紡織品公司的邀請,他參與了Modern Masters的項目。這場面向大眾的按碼計價的藝術運動,與畢加索的政治信仰相符。他希望藝術不僅僅是掛在墻上供有錢人欣賞的東西,而是可以希望通過不同媒介的創新為所有人所擁有。

  在這場運動項目中,畢加索花了一年多的時間研究面料這種新材質的創作,包括印染、元素提煉、視覺調整和花色研究,最終設計出了雄雞和小鳥等紡織品圖案。同時,憑借其在藝術界的感召力,許多20世紀知名藝術家也陸續加入進來,包括喬治·布拉克、費爾南·萊熱、馬克·夏卡爾,以及胡安·米羅等。

胡安·米羅《海報詩歌》,滾筒印花純棉時裝面料,1955 年。連衣裙的設計基于 Matte Dresses 服裝公司出品的“Tall Gems”款式,米羅以自己的畫作《海報詩歌》為藍本設計了這款面料

《翩翩起舞》,胡安·米羅,滾筒印花純棉時裝面料,1955 年

畢加索《雄雞》,1955 年,滾筒印花純棉時裝面料。

《小鳥》,畢加索,滾筒印花純棉時裝面料,1955 年

  而同期英國的藝術家也投入了這樣一場“在紡織品上做設計”的運動。

  1953年,倫敦當代藝術學院舉辦Paintings into textile(融油畫于時裝面料)展覽,這是戰后英國發展紡織品設計理念的一個重要里程碑。在此,大部分藝術家開始接受將面料作為藝術媒介的全新理念。包括亨利·摩爾、Donald Hamilton-Fraser、William Gear和Eduardo Paolozzi等英國藝術家在此展出了自己的抽象作品。展覽將“紡織設計作為藝術表達的一種媒介”概念推廣了開來。展覽中的許多作品后來被英國蘭開夏紡織廠David Whitehead投入商業化生產。

  曾為英國品牌Heals設計過許多紡織品的英國畫家Paule Vezelay評價這場運動為:“通過引入繪畫靈感的設計,整個紡織業設計的水平以一種最有趣的方式提升了。它們不再是純粹的商業作品,而是在商業藝術和純藝術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梁。”

亨利·摩爾 1954 年的《三角與線條》,絲網印花棉緞家具布料。該圖樣是亨利·摩爾在 Paintings into textile 展覽的兩件參展作品之一,后由 David Whitehead 公司進行商業化生產。

《足量》,肯尼斯·榮恩特里,絲網印花純棉皺紗家具布。

  展覽中的第五展區“鮮為人知的畢加索: 1960年代的美國”,陳列了畢加索為紡織品設計項目所做的設計。

  1960年代初,80歲畢加索接受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二次商業合作。他與紐約布魯姆克拉夫特織品公司(Bloomcraft Fabrics)合作,打造了11款材質各異、色彩絢麗的家居裝飾面料,該系列售價約為每碼5美元。

  在色彩、圖案之外,畢加索還在面料材質上進行探索,他與美國滑雪服生產商白鹿(White Stag)合作了雪地著裝(après-skiwear)系列。這次合作的多款面料圖案,被應用于印花燈芯絨斗篷、PVC涂層雨衣、純棉衛衣以及女用裙褲等單品的生產,市售單價在9到30美元之間。

畢加索設計的衣服和面料,其中面料為《音樂農牧神》,絲網印花純棉家具布,1963 年

畢加索《寫生簿》,絲網印花純棉家具布,1963 年。

由畢加索“公牛”面料制成的摁扣式派克大衣(也稱滑雪休閑外套),絲網印花純棉乙烯涂層,1963 年。

  同一時期,波普藝術登上歷史舞臺。通俗美學被安迪·沃霍和桑德拉·羅德斯(Zandra Rhodes)等藝術家設計師引進了紡織品設計領域。

  在安迪·沃霍以波普藝術大師成名之前,他曾是一名平面設計師。在安迪·沃霍早期的職業生涯中,曾為400多期不同的雜志發表過插畫作品,還涉足商業廣告領域,為女鞋、香水設計過插畫。在這一時期,安迪·沃霍將動物、水果、小丑和紐扣等圖案放進了紡織品面料的設計,并將部分面料做成了服裝。在50年代以面料進行創作的經歷(絲網印花的方式),為他后來在波普藝術中的創作帶來了啟發。

《蝴蝶日快樂》,安迪·沃霍,絲網印花純棉時裝面料,1950 年中期。

《小丑》,安迪·沃霍,絲網印花純棉邊花面料(用于制作半身裙),1950 年代末。

《蜜瓜》,安迪·沃霍,絲網印花純棉邊花時裝面料,1950 年代中期。

用《蜜瓜》制作的裙子。

  而作為展覽中唯一存世的藝術家,桑德拉·羅德斯在這場運動的尾聲進入公眾視野。1964年,她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畢業展上的作品Top Brass,被英國家具品牌Heal’s買下并投入生產,展覽展出了這件畢業作品。

  還有桑德拉最受歡迎的設計——60年代設計的“口紅”(Lipstick)圖案,這一設計靈感來自迪奧的美容產品廣告。展覽展出了用Lipstick圖案制作的絲網印花絲綢裙子。2017年,Lipstick的設計被瓦倫天奴的高端定制系列買下,經重新設計后在市場推出。

《口紅》,絲網印花皺紗時裝面料,桑德拉·羅德斯,1967 年

由“口紅”面料制成的連衣裙,絲網印花絲綢時裝面料,約 1967-1968 年。

《領袖》(Top Brass),桑德拉·羅德斯,絲網印花純棉家具布,1964 年。

由“燈泡”和“男人”面料制成的大衣,桑德拉·羅德斯&希爾維亞·艾頓,絲網印花面料,約 1967-1968 年。

  展覽陳列了一戰后到冷戰的60年間,紡織品、面料和服裝的演變,反映了當時社會的變化、社會情緒和文化價值取向。這也是一段藝術和設計結合的歷史,在此,一種新的藝術媒介將藝術家、制造商和消費者結合在了一起。

  到70年代末和80年代,這段長達半個多世紀的面料與藝術歷史到達了尾聲。時至今日,“跨界合作”也變得稀松平常,而“現在紡織品大多在亞洲生產,這種共生關系不會再出現,至少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出現。”

桑德拉·羅德斯(Zandra Rhodes)

  1940年出生,先后在麥德威藝術學院和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學習,專攻紡織品印花設計。她的設計被認為富有戲劇性而優雅,大膽而女性。她常以粉紅色的頭發,戲劇化的妝容出現在公眾面前,被人稱為“朋克公主”。

  作為服裝設計師,桑德拉曾為戴安娜王妃、皇后樂隊的Freddie Mercury和Brian May設計過服裝。1995年,她在加州成立了一家工作室,也涉足家飾設計。

  2003年,桑德拉在倫敦創辦了時尚和面料博物館,聚焦時裝、時尚和面料主題。過去數年,博物館策劃了多個主題展覽,包括“時尚中的自由”,“奧蘭·凱利:在圖案中的一生”,“藝術家與時尚面料:畢加索到安迪·沃霍爾”,“約瑟夫·弗蘭克:圖形–家具–繪畫”,“爵士時代: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時尚、攝影”,以及“針織品:從香奈兒到伍斯特伍德”等。

  3月2日,桑德拉·羅德斯在藝倉美術館做了一場講座,分享了時尚與面料博物館,以及她自己的一些設計。以下是現場觀眾提問摘錄:

  Q:作為一個面料設計師,你怎么知道這個面料設計得好不好?有什么標準嗎?

  A:你做一個設計,你希望它能流行,你希望有人愿意穿上它。你投放到市場上的時候,你懷著很小的希望它有可能為商業所接受。有些可能一點都不商業。1971年的時候我做的一些有洞的服飾,在當時大概只賣了10多件。有時候只有歷史會告訴你一件東西的好壞,或者之后人們會意識到這樣東西的價值。

  我作為一個面料設計師出身,我嘗試銷售我的作品。人們可能會說,我不要買它,它不商業。但我相信自己的設計。我討厭教學,那我就想我我還是做設計的工作吧。幸運的是,做設計在我身上行得通。但也不是每一件作品都賣出去了。有些根本沒有賣出去,但作為一個設計師,(你做設計的時候)就是不管成敗,有時候人們當下喜歡它,但是過幾年,人們可能根本就不喜歡它了。

  比如達利設計作品的時候,也就是把它做到最好。有些人會作為絲巾使用(本身就是一塊絲巾),有些人就覺得是個藝術品,就會掛到墻上。真正作品推到市場上的反應,可能一下火了,可能根本沒人在意(hit or miss)。

  Q:面料設計現在人們看來是很有意義的,但是現在的市場好像完全忽視面料的設計,一個品牌可能就用一個面料的設計,用一個圖案來代表一個品牌。這種現象您怎么看?

  A:這就是時尚。人們會被什么吸引,它就會是什么。如果它賣出去,它會被復制得更多。如果賣不出去,它就會像石頭一樣掉到地上。

  作為一名設計師,我總認為你就像一個賭徒。如果我做了一個沒人要穿的設計,那就是惡運。對于人們一個想要成為一名設計師的人來說,你要變得非常厚臉皮,做好準備人們可能會嘲笑你。但我認為如果你是真誠的,你簡直做下去,最終是會有回報的。

  我們和桑德拉·羅德斯聊了聊設計、面料、展覽,以及“在紡織品上做設計”。

  Q:好奇心日報

  Z:桑德拉·羅德斯(Zandra Rhodes)

  Q:怎么想到做時尚和面料博物館,以及“時尚印跡:從畢加索到安迪·沃霍爾”展覽的?

  Z:展覽展示了不同的藝術家把它們的作品印到紡織品上,這很棒。兩個藏家把這些展品放在了一起,然后他們把我也放進了其中?,F在,我是展覽中唯一存活的人了。

  創辦時裝和面料博物館,是因為我最初覺得,作為紡織品設計師,人們沒有給予面料應該有的重視。一件衣服看起來好,也是離不開面料的。這就是為什么我建立了這個博物館,同時我也希望展示英國的設計師,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沒有機會被看到。

  Q:如何理解展覽中的“面料”(textile)?

  Z:因為我是一個面料設計師,所以我會說面料最重要。你通常很容易穿一件外形很簡潔的裙子,但印花(prints)可以讓衣服變得更出彩。

  Q:展覽上的很多面料是絲網印刷的。面料能在20世紀蓬勃發展,是得益于技術的發展嗎?

  Z:幾十年前,絲網印刷是一個讓藝術可以到達更多人的方法。這是一個很棒的想法,讓人們可以擁有自己的安迪·沃霍或者畢加索服裝。

  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、非常有趣的想法,它展示了面料的重要性。這個展覽展示了藝術是如何在面料上的,如何被人們所穿著的。作為一個面料設計師,我肯定是有所偏頗的,我認為這展示了面料之美,以及藝術如何成為大眾的衣著。

 桑德拉為 Freddie Mercury 設計的服裝,來自 Mick Rock 的 facebook

  Q:作為這場運動的一份子,看到“面料上的藝術”被更多人接受的時候,你是什么感受?

  Z:我想面料設計可以是藝術。展覽中的這些面料,是被當作窗簾或人們穿著的圖案的,這是一個人們想要獲取更多藝術的時期。所以,他們可以把它當作懸掛物,人們可以擁有自己的達利、畢加索,或者做成服裝。

 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,人們開始對此感興趣了。人們開始買這些面料設計,因為這是畢加索的。這是比我所想的更好的方式,這賦予了面料價值。我一直認為人們沒有給面料設計和背后的設計師足夠的重視。

  Q:我看到你說自己的靈感常來自源于旅行,現在還是這樣嗎?這次來上海有什么新感受嗎?

  Z:當我旅行的時候,我不用一直和我辦公室聯系,我有時間看、觀察事物,并思考它們。這對我來說很棒。

  這是我第二次來上海,上一次是1979年,(當時)街上都是軍綠色和藏青色,街上只有自行車。那時候沒有這么多高樓。

  現在我認為中國是最令人激動的國家之一,我喜歡看到每個人穿著都不同,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(和著裝)。然后我看到來看展覽的人們,他們年輕而富有個性的眼光,這很棒。

  Q:我看到你有一個叫做Digital Study Collection的網站,里面有你500多件經典設計。網站上說到你希望將你的設計讓全世界的學生看到。如果有的話,你會給到現在學設計的年輕人什么建議嗎?

  Z:這是一個項目,我和一個大學(英國創意藝術大學)合作做的,我是那里的榮譽教授。我希望人們可以看到我的作品,也是給做相關創作研究的學生提供的一個線上的資料庫。今年我會出版一本書,里面也會展示我過去50年里的創作。

  (對于年輕設計師的話),熱忱,努力,和喜歡努力工作的朋友們在一起。這不會變得更容易,但這很令人興奮。而在中國,我認為這將比其它任何地方都更令人興奮。因為你會成為領導者,而世界正從我這兒漸漸遠去。

桑德拉·羅德斯為黛安娜王妃定做的禮服,出自她 1985 年秋冬系列 India Revisited,來自 princessdianabookboutique

  Q:展覽是一段歷史歷程,從40年代超現實主義到60年代的波普藝術,您自己也在70年代設計了the conceptual chic系列。你會怎么形容當下的風格?

  Z:the conceptual chic是我做的朋克系列(1977年),用了安全別針,和有洞的設計。我過去一直做飄逸的雪紡材質,但是突然間,我想嘗試有洞、豆形裝飾物、安全別針的織物。

  現在(的風格)很難說,我認為目前是一種非常瀟灑、非常休閑的潮流,像飛行員夾克(bomber jacket)這一類服飾引領了潮流。不是(以前)那種優雅的時髦風格。

  Q:那這會影響您自己的著裝風格嗎?還是您的著裝風格已經相對固定了?

  Z:時尚界沒有什么是一成不變的。我會試著去思考如何用我自己的眼光重新詮釋一切。跟從別人沒什么意義,因為人們想看到桑德拉·羅茲的風格。所以每一年,這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挑戰——做一個看起來還是我風格的形象。

  Q:在紡織品上作畫,與在畫紙上作畫有什么不同嗎?

  Z:你會先在紙上作畫,然后你必須找出如何在織物上再現(會再思考怎么排列圖案和尺寸等問題)。然后我會拿著布料對著鏡子,在自己身上比劃。作者:姜天涯

新聞搜索

本網站是服務于中國中小企業的政府公益性網站,因部分信息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來郵、來電告知,本站將立即改正。

主辦單位: 河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

承辦單位: 河南中小在線信息服務有限公司 豫ICP備10201803號-5

聯系方式:0371-65749597 電子郵箱:65749597@163.com

豫公網安備 41010702002434號

人工pk10精准计划网址
<progress id="gbuzn"><menuitem id="gbuzn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<input id="gbuzn"><div id="gbuzn"><ins id="gbuzn"></ins></div></input>